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有戏

伊桑·霍克:非常想来中国拍一部功夫片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9-12-03 11:59  来源:澎湃新闻

在12月2日的海南岛国际电影节上,导演、演员伊桑·霍克举办大师班,与选片人巴里·萨巴斯进行对谈。大师班的主题叫“吟诵一首名叫电影的诗”,这位带着深沉而不失痞气的性格演员和大家分享了自己和电影的浪漫关系。
伊桑·霍克以《死亡诗社》,《爱在》三部曲(《爱在黎明破晓前》、《爱在黄昏日落时》、《爱在午夜降临前》),《少年时代》等作品而深受影迷喜爱,他像一位诗人,用表演、编剧、导演、写小说、演舞台剧的方式,吟诵浪漫的诗篇,讨论爱情,讨论人生。
演员伊桑·霍克举办大师班。
“爱在”系列创作靠即兴
在这次大师嘉年华的对谈中,伊桑·霍克首先说起了自己的电影初体验。他13岁时就出演了电影,继而感受到,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有魔力的职业,而后《死亡诗社》的成功,让他得以将之作为一生的事业。
《死亡诗社》海报
《爱在》三部曲跨越18年,也成就一代人心目中的文艺青年“模范情书“。伊桑·霍克回忆自己与导演理查德·林克莱特之间建立了神奇的联系与默契,并揭秘创作过程中,“我们之前并没有任何的计划,只是说开始制作,就开始着手这样一部电影。林克莱特要求演员能够参与到编剧工作以及其他导演相关的工作当中来。在三部曲的准备过程当中,那些工作是非常有挑战的。”作为一系列著名的“话唠片”,这种水到渠成需要演员之间的绝对默契,伊桑表示,自己和朱莉·德尔佩的配合也是天衣无缝,“我们在拍摄过程当中一边演就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说。”
《爱在日落黄昏时》
横跨12年的《少年时代》,算上拍摄时间,其实也几乎算得上是和《爱在》系列同时期的创作。伊桑说自己十分钟爱这两个系列的作品,“对我来说是非常宝贵的人生经历,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
同时,伊桑评价导演理查德“是非常有深度、不肤浅的人”,“我有其他的一些导演朋友,经常不喜欢理查德作品的风格,觉得他的作品不够好看。我会说是啊,因为他并不是一个肤浅的人!他想要以人性真实的面貌来看这个世界。”
做导演需要找到自己的声音
谈及自己数十年的表演生涯,伊桑·霍克说,“我参与了不同题材电影的拍摄,制作过程当中,不论是爱情片、戏剧、剧情片等等,每种类型都非常喜欢,我也非常自信,作为演员能够不断适应不同的电影。”
除了表演,伊桑·霍克也自己编剧并执导了《最炎热的国度》、《留住心醉一首歌》,在本场活动中,他聊起了做导演的经历。
《留住心醉一首歌》海报
在拍摄《留住心醉一首歌》时,伊桑·霍克想拍一个大家没怎么听说过的歌手,“他并不是非常的有名,但是他非常的有天分,他的商业价值并不是特别高。我当时就觉得这个对于世界来说,将会是一个非常大的贡献。我想做一部关于创作天分的电影,不要只想着去拍一些名人,而是拍天分。”
伊桑列举了自己合作过的著名导演,他从他们身上汲取养分,“阿方索非常关注电影的色彩,还有影像,这对于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而理查德则是另外一种方式,他觉得影像的功用被夸大了,它其实只是开胃菜而不是主菜,它不是电影的主体。”伊桑表示,自己非常幸运的和世界上众多大导演都有过合作,“他们的喜好都有其正确之处,但是需要找到我自己的声音。”
现场,伊桑·霍克还与王翀、滕丛丛等中国青年导演展开交流。在谈到自己的导演心得时,伊桑·霍克建议年轻人能够从表演的角度去看待电影,“全世界的电影学院都可以教你怎么去剪辑,怎么编剧本,但是不会教你怎么去表演。有趣的是当你看电影的历史的时候,当你看一些著名导演的时候,比如奥逊·威尔斯,还有其他一些非常有名的制作电影的人,他们一开始都是从演戏出身的。”
当青年导演滕丛丛问到导演的什么行为最令演员无法忍受,惹得伊桑哈哈大笑,并表示,导演总觉得自己掌控一切,没有开放心态,对演员颐指气使,这点最糟糕。“有时候人们会认为导演对于所有要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已经胸有成竹,以致于他们被自己的推测蒙蔽了双眼,或许实际上正在眼前发生的一切比他设想的一切来得更加理想。如果你作为一个导演没有一个开放的心态看到更多人的闪光点,看到现场的实际情况,你也可能失去一些能够很好赋能你的合作伙伴的机会。”
伊桑·霍克最近的新作是和是枝裕和合作的《真相》,在开启了和东方导演的合作后,伊桑还表示,很希望未来能来到中国,拍摄一部功夫片。“我非常想要做一部中国的功夫片,如果真的可以,那简直就是梦想成真了。也许我会扮演一个被刺杀的美国的CIA特工之类的,非常希望能够来中国拍这样一部电影,人生中难得有像看一部好的功夫片一样让你心情愉悦的事情。”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